<menuitem id="pdzjt"></menuitem>
      <strike id="pdzjt"></strike>

      <progress id="pdzjt"><form id="pdzjt"></form></progress>

            <menuitem id="pdzjt"></menuitem><listing id="pdzjt"><dfn id="pdzjt"></dfn></listing>
            新聞動態
            閱洲動態
            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閱洲動態

            【閱享風控沙龍】【周三之夜增刊5】康得新122億巨款玩“失蹤”,北京銀行到底該不該擔責?

            2019.05.24

            事件背景


            康得新最近這次爆雷源于2018年年報中122億元存款余額“不翼而飛”。公司3名獨董和會計師事務所對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122億元存款的真實性提出強烈質疑。


            圍繞康得新122億元貨幣資金去向,焦點最終落在了康得新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上,也正是這一份協議為大股東資金占用提供了便利。5月14日,康得新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發出《商務函》(詳見下述附件1),稱《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因違法而自始無效。


            5月21日康得新收到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關于<商務函>之回函》,回函稱西單支行與康得投資集團及公司等成員單位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系各方在真實意思表示的基礎上依法簽署,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協議合法有效。

            因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與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而造成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下屬三家子公司貨幣資金損失,在此事件中,北京銀行是否應該擔責?閱享風控沙龍馮萌博士與馬軍生博士針對該事件各抒已見,為沙龍群友貢獻了一場激烈、深入的精彩辯論。


            具體辯論內容


            馬:資金損失一定程度上屬北京銀行的過失。

            打個比方,相當于幾個股東一起出錢雇人做生意,把貨放在倉庫,雇來的經理人給倉庫保管員一定甜頭,讓保管員不要看得那么嚴,保管員為了一定甜頭,給倉庫開了后門,個別股東伙同經理人,把貨偷走了,最后被發現了。現在經理人說全都是倉庫保管員失職,旁觀者說說倒還可以的,如果是直接參與方,想全部甩鍋,就有點不厚道了。對巨額現金丟失一事,康得新大股東和管理層無疑是主要責任者,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為了自身業務利益,扮演了不光彩的幫兇角色,對康得新的債權人和中小投資者來說,北京銀行應當承擔一定程度責任。(ps:此段摘自財稅閑談公眾號文章:《122億存款丟失,康得新意圖甩鍋給北京銀行,這樣真的好嗎?》作者:馬軍生。討論中這段話沒有明確出現過。)

            馮:如何判定北京銀行存在惡意?有什么證據? 


            馬:重大過失不需要去證明它有主觀惡意。 


            馮:重大過失的依據是什么?馬博士舉的例子里說得很清楚,拿了好處行了方便,這顯然有主觀惡性。大股東的流程也走了,上市公司的流程也走了,合同也簽了,做的是監管部門未禁止的業務,過失在什么地方?再舉個例子,上市公司通過物流公司給大股東發貨,物流公司要不要檢查合同以及獨立董事的意見?

            這個協議是否違反法律規定或者監管要求?


            群友1:民法理論上的重大過失是指行為人因疏忽或過于自信不僅沒有遵守法律對他較高的注意之要求,甚至連人們一般應該注意并能夠注意的要求都未達到,以致造成某種損害后果。


            馬:康得新現在說違反,北京銀行當然會認為不違反。 


            馮:這個不應該參照適用法律法規嗎?光說就行?追究責任是應該的,但得有依據。按這個邏輯,銀保監會也有責任。 


            馬:重大過失構成侵權責任。 


            馮:過失是什么?能否明示?我舉個例子:上市公司為了采購大股東的東西,通過銀行給大股東打了一筆預付款,后來大股東賴賬不發貨,銀行有過失嗎?我現金池賬戶里體現什么數字是基于這個現金池業務的特殊性和你約定的,你的賬可以調整。


            群友2:上市公司賬戶調整,充分披露,投資者才會明晰資金情況,資金是否被占用才會被發現。投資者才會判斷是否投資。


            馮:上市公司你自己調整啊!大股東和上市公司之間沒有往來賬?按馬博士這個監管邏輯,上市公司的銀行得配個合規團隊,而且至少有人得在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財務部駐守。 


            馬:如果是全資子公司,未經其他股東同意給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是可以的;對非全資子公司來說,未經其他股東同意,是不能給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 


            馮:現金池業務下的需上撥下級賬戶,莫非金額計零就公允了?上市公司惡意的利用了現金池業務,這是有依據的。但如果要說銀行有過失,拿出點像樣的法律依據或其他證據來。這里還有擔保?你一家公司的經授權人員拿著董事會的授權書和公章來和我談合同,莫非我還得挨個給所有小股東打個電話咨詢意見不成?我是善意第三人好吧。 


            馬:要有股東決議。 


            馮:馬博士是說,上市公司進集團的現金池業務,銀行需要看到上市公司的股東會決議是嗎?什么法律規定的?那上市公司過來開個戶,需要股東大會決議嗎?銀行會說:我要是好心要看這要看那,你再去投訴我搞歧視,怎么辦?


            群友2:馬博說的是常識,但北京銀行不懂也是可以的,沒有法規要求他做客戶適當性,我不知道他家是上市公司行不行啊。


            馬:我說的是公司法里,公司為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要提供股東會決議。


            群友4:康得新北京銀行那個問題,馮博舉的例子采購預付,是履行披露義務后可以進行的關聯交易;而大股東和上市公司搞資金池,讓大股東可以對上市公司資金占用,這是不允許的業務,所以這兩個例子沒有可比性。 


            馮:第一,您所指“不允許的業務”,是誰不允許?這個誰對銀行有無管轄權?法律法規依據是什么?

            第二,我舉的兩個例子,如果上市公司未履行信息披露且給上市公司造成了損失,銀行是否存在過失?

            第三,這個現金池業務,如果康得新履行了信批,銀行是否需要擔責?如果不需要,沒有信批,是不是銀行的責任?

            第四,我舉的預付款例子,如果大股東違約,是不是實質上造成了資金占用?跟通過現金池占用有什么實質性區別? 


            群友4:我上面是指出兩個例子沒有可比性,其他問題就沒那么straightforward。 


            馮:您既然說了是“不允許的業務”,不妨straight forward的說說,“誰,基于什么法律依據,不允許誰做這個業務”以及“如果做了,需承擔什么后果”。 


            群友4:實質性區別就是資金池業務不需要大股東違約就是違反上市公司的治理要求的,而例子是在交易一方違約的情況下,這個對資金池業務本身是否合規而那個支付通道是否合規有實質區別。 


            馮:我討論的是銀行的責任,我從沒否認過大股東有責任。 


            群友4:上市公司不允許發生大股東資金占用有證監會相關規定,而這里是銀行給上市公司提供證券資本市場明文規定不允許的業務,這是我的point。 


            馮:那不妨提示一下您所說的“明文”是哪條?以及是否適用康得新情形? 


            群友4:

            依據1:

            關于規范上市公司與關聯方資金往來及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若干問題的通知

            各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東:

            為進一步規范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的資金往來,有效控制上市公司對外擔保風險,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根據《公司法》、《證券法》、《企業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暫行條例》等法律法規,現就有關問題通知如下:

            一、進一步規范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的資金往來

            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的資金往來,應當遵守以下規定:

            (一)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與上市公司發生的經營性資金往來中,應當嚴格限制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不得要求上市公司為其墊支工資、福利、保險、廣告等期間費用,也不得互相代為承擔成本和其他支出;

            (二)上市公司不得以下列方式將資金直接或間接地提供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使用:

            1、有償或無償地拆借公司的資金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使用;

            2、通過銀行或非銀行金融機構向關聯方提供委托貸款;

            3、委托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進行投資活動;

            4、為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開具沒有真實交易背景的商業承兌匯票;

            5、代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償還債務;

            6、中國證監會認定的其他方式

             

            依據2:

            《公司法》第二十條 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

            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依據3:《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之一 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背對公司的忠實義務,利用職務便利,操縱上市公司從事下列行為之一,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無償向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二)以明顯不公平的條件,提供或者接受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三)向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四)為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或者無正當理由為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的;

            (五)無正當理由放棄債權、承擔債務的;

            (六)采用其他方式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群友2:北京銀行歸銀保監會管。 


            馮:這是對上市公司的要求,管得著銀行嗎? 


            群友2:管。北京銀行也是上市公司。 


            馬:北京銀行也歸證監會管。 


            馮:北京銀行的大股東占用北京銀行的資金了? 


            馬:北京銀行的責任有點類似于會計師事務所責任,在提供現金專業服務中,具有重大過錯。 


            馮:拿出依據來,別類似、好比、應該。 


            馬:剛發的那個鏈接:康得新122億羅生門中的部分法律問題梳理


            馮:加了一些法規鏈接作為背景板的抒情議論文。

            群友4:


            馮:怎么證明銀行的惡意? 


            馬:昨天就說過了, 不用證明惡意, 未盡應有謹慎義務,就是過失。 


            群友4:

            馮:銀行:我給你們集團提供服務、降低你們集團綜合利率水平、提高你們集團的資金使用效率,我怎么知道你們的大股東是個混蛋?喔,只要最后你們有損失,就是我的錯? 


            群友4:不需要知道大股東是混蛋,“善良”的大股東也不能讓銀行提供直接挪用上市子公司資金的服務。 


            馮:大股東是不能,現在是大股東來找我。

            那各位覺得這個賬戶上應該體現什么數字?大量的現金池業務都是這樣操作的。

            請問馬博,如果上市公司要求往大股東轉錢,銀行怎樣做才算盡了謹慎義務?才不算承擔過失?


             群友4:銀行設計產品的時候法務應該把產品的合規性進行嚴密分析。 


            馮:同意。但這個合規應該是對銀行自身適用的規。 


            群友4:普通方式轉錢銀行無法盡責到那個程度,超出了合理水平,產品設計邏輯上就已經有違規漏洞了。 


            馮:您的意思是,普通轉賬銀行可以轉,是嗎? 


            群友4:這一條合同法還是可以用的。 


            馮:但這是現金池的常規條款。 


            群友4:是的,如果是占用而不是正常關聯交易怪不了銀行。 


            馮:為什么?轉款業務就沒有合規風險? 


            馬:銀行養那么多風控合規法務人員,當真為了好玩?


            這個業務在協議簽訂時就違規,銀行心里也知道。當然馮博會問我怎么知道銀行知道? 


            馮:您就說轉還是不轉吧。 


            群友2:轉款是你自己的辦,現金管理業務是幾家簽個協議,銀行一鍵辦。 


            馬:現金協議就違規,你憑這個違規協議來轉款,你說能不能轉?按照協議操作,當然能轉。 


            馮:現在的問題是:上市公司公司治理一塌糊涂、獨立董事外部審計混日子、監管部門兩眼發直,出了問題胡亂追責。馬博士,能不能一次性給了確切回答:這個協議究竟違了適用銀行的什么規? 


            馬:最直接一條,就是這個協議應該要經過股東授權。 


            馮:什么法規?銀行遵從義務如何體現?并且內部授權瑕疵不能對抗外部善意第三人。善意我不用證明,惡意需舉證。現實判例需依據現有規則。

             

            馮:這個判了,相當于確認現金池會侵犯法人單位資產,相當于宣布現金池這個業務本身非法——這就是開玩笑。

            按這個邏輯推演,以后只有一種情況下可能會上現金池——企業所有股東一致同意上才行,哪怕有一個小股東反對就不可以。

            即使這樣,銀行也可能為“股東抽逃注冊資金”合規風險擔責。所以說,這個業務就完蛋了。 


            群友4:上市公司不允許發生大股東資金占用有證監會相關規定,銀行給上市公司提供證券資本市場明文規定不允許的業務,這是我的point。 


            群友2:銀行給上市公司提供證券資本市場明文規定不允許的業務不可以嗎?有明文規定? 


            群友4:簽個貸款協議都要董事會決議,這幫銀行只有涉及自己資產安全時才要客戶的程序文件。 


            馬:不同事項,銀行的應盡注意義務是不一樣的。 轉款是結算業務,這個現金管理協議是個綜合服務。 


            馮:結算業務vs.綜合服務的區別我大致理解了,接下來請說一下法律依據。我可以告訴您,即使是一般結算業務,也會因為特殊的法律規定產生合規風險,比如“反洗錢”。

             

            馬: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拿個章和銀行簽個協議,說以后大股東可以隨便調用我的錢,銀行說好啊,就給辦了,這個事,你覺得銀行有沒有過失? 


            馮:好,基于這個定義,我請教一個問題:北京銀行如何判定這個業務在大概率上會造成損害?中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大概率都是壞人? 


            馬:舉個例子:收破爛是合法業務,但明知是贓物而收贓則要承擔法律責任。

            如果是別人拿舊報紙來賣,收破爛的收了,最后就算查到賣報紙的人是偷了別人舊報紙,那收破爛的不用承擔責任(排除明知是贓物的前提下)。

            但如果有人來賣井蓋,收破爛的也不問一下,收了就轉賣,最后極有可能要承擔法律責任。因為作為收破爛的行業從業人員,是知道賣井蓋大概率是偷的,那你就要采取程序審核一下井蓋來源合法性。

            那是不是收破爛的收井蓋就一定犯法?也不是,如果你查明對方是市政單位對廢井蓋有處置權,確實是合法的賣井蓋,那這批井蓋也可以收的。

            你要問收井蓋犯了哪條法?法律上并沒有直接禁止收破爛的收井蓋,法律上只有收買贓物是違法的。

            但收舊報紙和收井蓋,這兩個的注意義務是有區別的。

            回到現金池業務,現金池業務本身是可以做。但如果現金池業務,能夠讓大股東可以方便侵占上市公司資金時,那銀行提供這個功能就要非常謹慎,因為這種大股東借用上市公司資金或由上市公司提供擔保,僅憑上市公司同意是不夠的,至少要經過股東大會授權才可以。

            當然,馮博說那我上市公司打款給大股東,可能也是違法打款(沒有經過合法授權),是不是銀行也要查看這些文件?那倒不用。 這個就好比收廢井蓋和收舊報紙,需要盡的注意義務是不一樣的。

            在某些情況下,打款也是要盡審查義務,比如資金監管賬戶,銀行有法定監管義務的。

            如果你收破爛的,也不多問,收了廢井蓋,最后警察找來說你知贓買贓,收破爛的說我正常收個破爛,不知道這個是偷來的。

            那你作為一個收破爛的專業人士,這個說辭是說不過去的。 


            馮:那我會投訴這個警察。你說我知贓,你拿出證據來,否則投訴。你們警察自己抓不到賊,來抓我?你們怎么知道我沒有問?你們怎么知道我沒有自己的專業判斷來判定這個井蓋我可以收? 


            馬:最后警察證明了這個是贓物,至于購買人是不是明知,這個在法律上會結合各種因素來判定的。不是你說不明知,就采信你的說法。

            如果是廢報紙,沒有其他證據,會采信你不知。

            如果是廢井蓋,你收破爛的不拿出證據來,法官會采信警察的說法。 


            馮:即使馬博士說的情況存在,只能說明中國的司法體系落后,無他。比如,法官還會依據“不是你推的,你為什么會扶他”的邏輯判決。 


            馬:國外司法體系也是這樣。 CPA法律責任里有推定欺詐和舉證倒置。刑法是遵循無罪推定原則,民事責任分配是采用優勢證據原則。 


            馮:拿CPA以及之前的醫生忘記鉗子做例子,CPA和醫生是有明確的、需遵從的職責操作規范的。馬博士如果能給個《收破爛執業準則》中的“第X章:關于收井蓋過程中需關注的事項”內容,我就同意馬博士的觀點。另外,提醒一下,盜竊罪是刑事犯罪范疇。 


            馬:被偷的主體,可以提起民事索賠。刑事歸刑事,民事歸民事。 


            馮:您找一個現實判例給我看看。不要拿CPA、醫生做類比,不可比。 


            馬:深圳機場騙貸案,你之前應該看過,深圳機場老總,在公司不知情情況下,用公司名義貸款后挪用。最后銀行承擔一部分損失,因為銀行未盡應有注意義務。 


            馮:民事訴訟,不關警察的事,換律師來。深圳機場騙貸案中銀行承擔30%責任案,就是個法院地方保護主義下的“笑話”。 


            馬:深圳機場這個是廣州法院保護了興業銀行廣州分行,換到深圳法院判的話,銀行會賠得更多,所以銀行選擇在廣州起訴。 


            馮:好,可以繼續討論偷井蓋吧。馬博士同意偷井蓋和CPA和醫生執業所處的規范環境是不同的吧?也同意收破爛的收井蓋也不會涉及刑事責任的,是吧? 


            馬:收井蓋是否涉及刑事責任另說,這里主要討論侵權責任。刑事責任認定通常更嚴格。注冊會計師有重大過失要承擔民事責任,但刑事責任要有欺詐或推定欺詐。刑法和民法是兩套體系。現在大家聚焦北京銀行業務,主要是民法這塊。 


            馮:先把收破爛這個說完,否則收破爛的張大爺在一堆井蓋旁邊瑟瑟發抖。在執業標準方面,收破爛沒有明確的標準,CPA和醫生有明確的標準。同意嗎?馬博士給個明確回復。 


            馬:CPA行業只能說相對有標準,但是也不是那么明確,所以才有專家證人。 


            馮:同意是吧?好,在認定CPA或醫生存在過失并需承擔責任時,通常是以判定(可能用到專家)其未遵從執業標準為前提的,同意嗎? 


            馬:同意。 


            馮:“不能把醫療器械遺忘在病人體內”,百分百是涵蓋在醫生執業標準里的!但北京銀行究竟違背了什么其適用的規范標準? 


            馬:很多違反標準的事,是需要職業判斷的。 


            馮:是的,但先找到像樣的標準再說。馬博士昨天(編者注:兩位博士的辯論跨越了一次日升日落)說到了綜合服務和結算有區別,問題是這個綜合服務實質上就是一攬子結算服務的自動化打包服務啊。一朵花是花,一束花就變成草了? 


            馬:因為法規只是規定,收破爛不能買贓物,你是否違規?會根據情節來判斷,你要問贓物的具體標準,有時是需要判斷的。 


            馮:另一家企業,歷史上只要賬上有錢就立即用支票全額轉給股東,這樣莫非就是合規的?

             

            馬:在支票結算轉款的情況下,你沒有那么強的注意義務。但是現金管理協議,你是要有風控法務合規來審核的。支票結算,你是通常不用審查這兩個公司之間法律上的關系。 


            馮:喔,換了個角度,用企業內部流程來定義法律性質。這是個人法律框架還是業內通行法律框架? 


            馬:集團現金池業務,你是會看各簽約主體的法律關系。 


            馮:大額資金業務,銀行有義務KYC。靜待北京銀行最后要不要承擔責任吧。從道義感情角度,我希望北京銀行賠很多錢;從對基本商業規則破壞性角度,我希望北京銀行不用擔責。(馮博士論點小結) 


            馬:我的觀點,從現有披露信息來看,北京銀行是存在嚴重過失,也是明知故犯,挑戰合規底線(規在哪里?自行判斷)。

            我的判斷,類似大股東與上市公司混用現金池業務,會被全面叫停。

            民事責任方面,北京銀行敗訴可能性很小,畢竟被抓的大股東是主犯,畢竟人家是皇城根下的銀行。

            行政責任方面,被窗口批評是少不了的,公開行政處罰也有一定可能性。(馬博士論點小結)

             

            馮:為馬博士補充:不僅應該針對上市公司叫停,對非上市公司,如未取得股東一致同意的、或債權人明確反對的,也應該叫停。已造成損失的,銀行應承擔賠償責任。 


            馬:對非上市公司來說,從現有法規精神看,非全資子公司,如果現金池業務,導致集團公司占用子公司資金或讓子公司資金構成擔保,應當取得股東會決議(關聯股東以外的過半股東同意),不需要債權人同意。因為現有公司法規定,對公司為股東及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時,要求經過股東會同意(并不需要全體一致同意)。但被擔保股東是要回避表決的。 


            馮:我覺得破產企業,如有現金池業務,其債權人視情況可以把銀行告上法庭。理論依據方面,把馬博士的論證過程稍做調整就可以。企業欠稅無力支付的,稅務機關也應該關注其是否有現金池業務,如有,也可視情況要求銀行支付。 


            馬:北京銀行有問題啊,第一是違反了強制性規定,第二就算沒有禁止占用的規定,也應該要股東會同意(關聯交易和關聯擔保)。

            [神奇的侵權責任構成三要素分析法——以“狗咬驢、驢踢車”案為例]

             

            馮:馬博士,假如在債權人明確反對的前提下,銀行悍然依據公司股東大會決議上了現金池,導致資金被大股東長期占用并導致公司破產,債權人能起訴銀行嗎?當然是列在大股東后面。 


            馬:應該不能,如果銀行操作是合規的話,僅僅是債權人反對不構成過錯(因為債權人沒有反對權限,除非債權人和公司有特殊約定,并告知銀行了)。

             

            馮:債權人以“銀行協助股東抽逃注冊資金”(此為法律明確禁止,可類比上市公司大股東資金占用禁止法規)為由,有何不可? 


            馬:這里面涉及到是否存在過錯的判斷,你可以去向法院主張,但這種情形下一般得不到支持。 過錯,在法律上是綜合看各方面判斷的。 


            馮:債權人:啥叫我沒有反對權限,上市公司小股東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我們債權人也一樣!馬博士,咱分析問題,起碼內在邏輯要一致吧。

            “你可以去向法院主張”這種話,你叫我怎么接呢?我當然可以啊。 


            馬:邏輯是一致的,是否存在過錯,是要看各項法規及具體情節。 


            馮:好吧。我知道了,這個要看,或者向有關部門咨詢。 


            馬:未經過股東同意可能是違規,未經過債權人同意未必是違規,看不同業務。 


            馮:這次討論給我最大的啟示是:當你感覺已喪失所有希望的時候,不要氣餒,因為說不定還可以告銀行,而且銀行有錢。還是有滿滿的正能量的。現在就等北京銀行敗訴了。 


            馬:我也是講法律依據的。但很多情形要具體判斷,這家企業發貨且已收錢就確認收入了,不代表另外一家企業發貨收錢就可以確認收入。你不能說這不符合邏輯,說既然邏輯一致,這家能確認,另外一家就能確認收入。 


            馮:上市公司小股東作為規模化韭菜,學界法律界必須關愛;債權人最多是野生韭菜,豈能一樣?


            馬:是否存在過錯、過錯與損失之間的因果關系、多方存在過錯時責任如何分配,都有很多具體細節要探討的。就這次康得新個案而言,我覺得北京銀行的過錯是比較明顯的,馮博認為北京銀行存在過錯的法規依據不足。司法上有深口袋理論,但銀行法務也不是吃素的。(馬博士論點小結)

             

            群友5:這種只能說法令不清晰,立法不全面,雖然說是法治,但實際執行中更多還是人治。我等大眾自然擔心遇到強權人士或機構時,會被對方“具體判斷”后人治掉。現實更多偏向馬博士,但還是希望以后可以向馮博士那里轉變。 


            馮:這不僅是覺得依據足不足的問題,而是這個判例會:1.進一步強化有罪推定;2.善意第三人原則弱化,比如合同簽了可能莫名其妙就無效了;3.法無禁止即可為原則變得越來越難執行;4.模糊主要責任人焦點、深口袋理論泛濫;5.輿論操縱理性。反正是更加一塌糊涂。雖然,北京銀行大概率是個鉆空子的銀行。(馮博士論點小結)



            馮萌博士


            復旦大學博士 上海閱洲咨詢創始合伙人 首席專家顧問/培訓師 CICS持證人 上海交通大學海外學院特聘師資。

            主要專業領域:企業內部控制/風險管理、會計準則應用、財務報表分析/粉飾識別。

            南京大學會計學學士、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會計學博士,師從著名教授李若山,曾赴國家財政部從事會計準則研究工作,曾服務于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專業技術部。

            從事風控事業16年來,馮萌博士作為項目負責人已為超過50家大中型企業實施風險管理/內部控制咨詢項目,并成為多家企業常年風險管理/內部控制戰略專家顧問,涵蓋金融、資源采掘、物流、房地產、醫藥、制造、建筑、教育等行業。

            馮萌博士已積累了超過300場現場培訓經驗,首創實戰“閱洲風控集訓營”項目,已為超過150家企業成功實施風險管理/內部控制/財務培訓,受到數萬名學員廣泛好評。

            馮萌博士2007年8月獨著《市場經濟條件下會計信息的法律意義研究》(中國時代經濟出版社),此外在《會計研究》、《董事會雜志》等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20余篇,發表公眾號文章30余篇。

            E-Mail:Ken.feng@zentc.com

            微信號:Dr_ken_feng



            馬軍生博士


            南京大學學士、復旦大學會計學博士、上海證券交易所博士后,兼任法國南錫高等商學院客座教授、納稅人俱樂部特聘專家、上海交大、上海財大特聘師資。

            注冊會計師(CPA)、高級會計師、英國財務會計師(IFA)、澳大利亞公共會計師(FIPA Au)、國際注冊內審師(CIA)

            編著《內控漏洞識別與財務應對》、《財務報表分析技術》,發表論文八十多篇。

            資深財務與資本專家,致力于財稅、內部控制、風險管理、資本領域研究及實務,二十多年工作經歷,曾任職大型央企、中國銀行、知名會計師事務所、上海證券交易所及券商投行部,擔任多家企業財務顧問,指導上百家上市公司和企事業單位建立內控體系并輔導實施,并協助多家企業新三板掛牌、IPO上市及投融資工作,擅長財務報表、內部控制、風險管理、資本運營等課程。

            E-Mail:majs@fudan.edu.cn

            微信公眾號:財稅閑談



            閱享風控沙龍


            閱享風控沙龍是面向風控界專業人士、學者、企業界代表和媒體的高端社交沙龍,每期均邀請有專業背景的研究機構人員、產業代表、相關企業代表、咨詢機構代表等參加,就目前風控界具有爭議性和討論空間的熱點話題進行頗具前瞻性且實操性的線上及線下互動交流。其中,線下沙龍通常邀請2—4位業內嘉賓及30位左右的現場觀眾,是閱洲咨詢為風控界打造的專屬社交場合。


            入群方法


            請以“姓名-行業-部門/崗位-工作年限”為郵件標題發送到“contact@zentc.com”申請入群。


            關注我們的微博

            關注我們的微信

            Copyright ? 2010-2013 ZEN Training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午夜福利,午夜福利视频发布,午夜福利在线播放,午夜福利免费观看,午夜福利手机在线,午夜福利下载